rss 推薦閱讀 wap

智能在線 - 人工智能科技聚合推薦平台

熱門關鍵詞:  as  test  xxx  雲南  請輸入關鍵詞
首頁 今日推薦 人工智能 手機電腦 信息發展 數碼科技 環保節能 系統研究 互聯天下 航天通信 創新創業

鐘烨:文化苦旅20年,EMBA學習幫我人生破圈

發布時間:2019-10-31 14:30:52 已有: 人閱讀

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,于深圳而言是使命,是責任,更是機遇。深圳改革開放再出發。

在此重大戰略背景下,9月17日-22日,複旦大學EMBA移動課堂将在深圳,展開為期一周的商業課程學習和相關論壇活動,共同探讨粵港澳大灣區迎來的新的時代機遇。我們和深圳報業集團《深圳商報》合作采訪了三位複旦大學EMBA校友,這三人都是站在粵港澳大灣區改革開放前沿的企業家,希望通過他們的故事,能讓我們更好地看清當下,緻勝未來,搶抓機遇。

“為什麼我們深圳不建自己的比弗利山莊?”在鐘烨位于深圳蓮花山下的辦公室,窗外山巒起伏、四季碧綠,每當看到這一幕,鐘烨就會聯想到洛杉矶比弗利山莊。

鐘烨,深圳市容德文化傳媒集團創始人、董事長,複旦大學EMBA2016級春3班學生,雖然她創立容德文化隻有5年時間,但她在文化這條路上已經行走了20年,她還有一個特别的身份——深圳文化使者。

“深圳未來絕對可以成為文化産業的至高地。”在鐘烨看來,美國的電影工業如果沒有矽谷,沒有華爾街,就沒有好萊塢,“你看深圳,金融業發達,科技創新踴躍,現在就是三缺一,就差一個文化标杆出來。”
跨界文化和投資打通任督二脈

不管是鐘烨,還是她創立的容德文化,對你可能都比較陌生,但你或多或少都受過他們的影響,準确說是文化影響——

2016年,投資好萊塢大片《血戰鋼鋸嶺》獲奧斯卡最佳剪輯獎、最佳音響效果獎,在中國内地創下4.26億票房。

2018年,第一次将國際頂級文化IP、加拿大太陽馬戲大規模引進中國,在深圳演出一個月,40場,場場爆滿。

2016年至今,組織演唱會音樂節100多場,Bigbang、IKON、Rain、宋仲基、陳奕迅、張智霖、Twins、梁靜茹、風暴音樂節……那些激起你青春熱血的演唱會背後,都有容德文化團隊忙碌的身影。

20年前,鐘烨剛到深圳,别人問她從事什麼職業,當她說出文化兩個字時,對方的反應是——太虛了。

20年後的今天,再次被問到關于職業的問題,當她再次說出文化兩個字時,對方的反應是——這個行業太好了,有前景,高大上。

這個改變背後,是鐘烨20年的文化苦旅。

“太苦了,太難了。”回憶起20年前初到深圳的一幕幕,鐘烨總結為兩個字——苦和難。“20年前,在深圳,文化還是非主流行業,根本賺不到錢。”

命運轉折發生在2009年,那年在文化行業堅守了10年的鐘烨轉型做投資,“通過做投資,我的眼光不一樣,資源不一樣,平台也不一樣,這個經曆很重要。”2014年,鐘烨創立容德文化,其中一個很大的版圖是做文化投資。

“通過這20年文化和投資的跨界,我把文化和投資這兩塊打通了。”鐘烨做了一個形象的比喻,“我覺得我打通了自己的任督二脈,一下子就通了。”
涉足地産打造城市文化新地标

打通任督二脈的鐘烨再做文化,整個戰略眼光就不一樣了,她投資好萊塢電影,引進國際頂級IP,用太極文化打造本土IP,在長沙、在重慶、在上海、在深圳,她策劃和投資的文化産業園紛紛進入快速落地階段,不久的未來将成為這些城市新的文化地标。

“在複旦EMBA學習,更打開了我的格局。”回顧創業之初,鐘烨覺得自己很幸運,作為女性企業管理者,不可避免會糾結細節,容易感性,整個宏觀上就弱一些,但去複旦EMBA讀書,老師講的很多概念,同學的一些案例,讓鐘烨的思路重新架構。

“我的維度被打開打開再打開,越打開,越對當下的事情看得明白,這點非常重要。”回憶在複旦大學EMBA2016級春3班就讀的校園時光,鐘烨的眼神裡流轉着晶瑩的亮光,中年回歸校園,除了學有所得,鐘烨更是讓自己的人生破圈。

人生破圈的鐘烨,有了更長遠的目标——文化人、投資人、電影人三重身份之外,鐘烨又多了一個“文化産業地産人”的标簽。

“中國文化産業痛點在哪?藝術上有局限性,技術上沒有積累,更重要的是沒有融合的機制,各搞各的。”鐘烨認為,文化行業要真正産業化,必須讓技術和藝術這兩個翅膀互相協同起來,比翼齊飛,而容德打造的産業園就是這樣的融合之所,是智慧經濟時代的新生活方式。

“我從文化産業地産的角度進行更深度的整合,把藝術和技術這兩塊都抓起來,建立孵化器。”鐘烨強調說,“讓藝術和技術完美融合,互相賦能,這件事情一定要做。”
建議深圳建自己的比弗利山莊

39歲的深圳,也在發力文化。

8月18日,一則關于深圳的消息被全世界刷屏,中央發布《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》,其中明确指出,支持深圳大力發展數字文化産業和創意文化産業。

如何發展創意文化産業?鐘烨建議深圳向洛杉矶學習,建一個深圳自己的比弗利山莊。

“洛杉矶比弗利也不大,那是整個美國文化創意和人才的源頭,我們應該學習一下比弗利的做法,政府如果有大動作,應該搞一個這樣的園區,幾平方公裡或者幾十平方公裡的地方就可以,專門做文化産業,然後把龍頭企業、高級人才、大的項目,三件事往裡一放,自然就做起來了。”

“深圳成為文化産業至高地有三大優勢。”鐘烨分析說,第一是人才,第二是資金,第三是地理環境優勢。

鐘烨指出,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土地問題,“不知道哪個地方能給到我們這麼大的土地,打造一個這樣的園區出來。”

在深圳龍崗,鐘烨已經在策劃一個精品主題公園,“這個公園項目如果我們可以順利運營,每年會有一個演出季,主IP就是太陽馬戲,我們還會引進古今中外各種優秀的文化項目,中國的古武、百老彙的戲劇,荷蘭的電音,法國的音樂劇,全世界的文化項目網絡都鋪好了,就在等我們自己的場地建造完成。”

“其實我們不需要那麼多高樓,我們需要更多有特色、有文化氣質、讓人有幸福感的建築和街區,能夠把世界各地的人吸引過來,體驗深圳這座城市的幸福感,讓這座城市成為人類幸福生活的典範。”

望着窗外深圳的天際線,鐘烨憧憬着這座年輕城市的美好未來。

​更多精彩可登錄:https://www.fdsm.fudan.edu.cn/emba

最火資訊

首頁 | 今日推薦 | 人工智能 | 手機電腦 | 信息發展 | 數碼科技 | 環保節能 | 系統研究 | 互聯天下 | 航天通信 |免責聲明

Copyright2008-2022 智能在線 juhua575323.cn 版權所有 業務QQ: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

電腦版 | wap